笔趣阁 > 万万不可 > 138|番外7

138|番外7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7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冯蓁拿起身后的枕头就去打萧谡, “见鬼的亲密疗法。”

    萧谡左支右拙地躲着冯蓁的攻击,“你还记不记得咱们撕破被子的事儿?”

    冯蓁愤愤, “以前的事儿我一点儿也想不起。”

    “我帮你回忆回忆。”萧谡的眼睛在黑暗里格外的亮。

    他帮冯蓁回忆的当然不是撕被子的事儿,而是不盖被子的事儿。

    尽管冯蓁从混蛋骂到王八蛋, 再威胁到要报警,还是无济于事。没有龙息的软骨散加成,她依旧没办法抵抗萧谡。这人技术貌似比上辈子好上了不少。或者说是更能拉得下脸伺候认了。

    当皇帝的时候自然不用讨好宫妃,哪怕是皇后也不用。现在么……

    身体之欲, 累人如斯。

    而且最可气的是,冯蓁完全是在倒贴萧谡,她的龙息没有了来源, 可萧谡却依旧能受到龙息的反哺,采阴补阳, 所以直接后果就是,冯蓁第二天没起得来床。她腰很疼,本来这种事儿吧女人是没那么累的,但是架不住萧谡花样多,而且不喜欢固定一个地点。

    萧谡将冯蓁抱起来, 送到了隔壁的床上, “等会儿保洁要来做卫生,你先在这边睡吧。”

    冯蓁迷迷糊糊地朝萧谡挥了挥手,那是让太监退下的姿势。等她再次醒过来时一看,却见这隔壁的房子也是五脏六腑俱全,而且三个房间都有床。

    冯蓁扶着腰正参观呢, 萧谡便推门进来了。

    “这里这么多房间,为什么不住这儿?”冯蓁问。

    “那我半夜还怎么爬床?”萧谡理直气壮地回道。

    “你怎么不装了?”冯蓁有点儿惊奇。

    这话萧谡就没法儿回答了,他就装了一下,冯蓁就跟他客气得好似客人一般。她以为她藏得住心思,殊不知在萧谡眼里,答案那就是明晃晃写在她脸上的。

    “就觉得没必要了。”萧谡的手搁在冯蓁腰上替她揉了揉,“过去吧,那边按摩师已经准备好了。”

    冯蓁还没来得及跟萧谡纠结搬过来住的事儿,就被他一句“按摩师”给搞定了。

    卧房区的灯光已经调暗,四周摆上了香薰蜡烛和鲜花,当中一张按摩床,穿着制服的按摩师已经就位。

    冯蓁嘀咕道:“这服务态度还挺不错嘛。”

    腰上的酸疼感消失后,冯蓁的心情也好上了不少,于是愉悦地接过了萧谡给她递过来的红酒杯。

    “麻烦加点儿雪碧。”冯蓁看向萧谡道,“可乐也行。”

    萧谡无奈地用拇指刮了刮额头,“我下楼去给你买。”

    冯蓁点点头,“可乐要纤维可乐或者零度的,如果是雪碧就要椰子味儿的,比较健康。”

    萧谡走后,冯蓁拿起他开的那瓶红酒百度了一下,然后品尝了一口有昂贵价格加持光环的酒,感觉还是涩涩难以下咽。

    萧谡下楼没多久就回来了。冯蓁看着他往自己的酒杯里倒了一些雪碧,然后往他自己的酒杯里也倒了一些。

    “你也喝红酒加雪碧?”冯蓁惊讶了。

    “你喜欢喝的,我就喜欢。”萧谡道,然后端起酒杯品了品,“味道还真的不错。”

    这话门道有点儿深,冯蓁把玩着手中的高脚杯,“你的态度怎么突然就变了?”那天不是誓死保卫贞操么?

    “我态度一直没变,只是怕吓跑你,所以才不得已而为之。”萧谡道,“你当时心里已经在骂我禽兽不如了是不是?”

    冯蓁差点儿被红酒给呛到。

    萧谡从冯蓁手中接走酒杯,“我就跟你玩笑了一下,你这两天怎么对我的?”

    “我怎么你了?”冯蓁拒不承认,“而且你也不是玩笑。”

    萧谡道:“我当时只是让自己想起了你前夫。”

    冯蓁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萧谡有些尴尬地撇开了头。

    “所以所谓的什么治病,你的确就是在套路我是不是?”冯蓁道。

    “你既然知道我套路你,你为什么还要被套路?”萧谡反问。

    冯蓁咬了咬嘴唇,没回答这个问题,“那你的病是真的吗?”

    “我的病不是针对你,而是针对其他人。可能冥冥中早有安排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从小就拒绝跟其他女性接触。我想现在终于明白是为什么了?”萧谡玩笑道,“可不敢再出现什么卢柚、卢橙之类的了。”

    冯蓁垂头想了会儿,“你不怪我么?”

    “不是怪,是恨。恨得彻夜难寐,恨得……”萧谡没接着往下说,再往下就太污了。“但是我很清楚,这么恨是为什么。”

    “可是我也没办法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所以才会对你口出恶言,希望能伤害你,想看到你还会为我而受伤。”萧谡苦笑,“不过这样做的后果,只会让你我都痛苦。”

    冯蓁沉默地看着萧谡,这人把话都说完了,搞得她连生气好像都有点儿站不住脚的感觉。可她心里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恶语伤人六月寒这句话,你听过吧?”冯蓁道。

    “你直接说你的要求吧。”萧谡刮了刮额头。

    “这种事如果让我提出要求,哪里显得出你的诚意呢?”冯蓁扬起下巴道。

    “那我帮你清空购物车?”萧谡试探着问。

    冯蓁白了萧谡一眼。

    “送你视频网站的会员?”萧谡继续试探。

    冯蓁没忍住地笑了出来,“你这是看了什么稀奇古怪的帖子吧?”

    萧谡松了口气,坦诚道:“嗯,查了一下。”恐怕还不止一下。

    冯蓁往前走了一步,嘴唇渐渐地贴近萧谡,明显地感觉他胸膛紧绷了起来,而她呢却只是侧向伸出手把她的酒杯重新端了起来,垂眸喝了一口酒,“我既然又老又丑又蠢还又臭,我实在想不出萧先生为何要如此屈尊降贵。”

    冯蓁往后退了两步,“我在你心里是这种印象,我也看不出有什么要将就的必要。既然你说你的病没什么问题,那我们也不必彼此浪费时间了。”

    冯蓁放下酒杯,转过身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萧谡没再开口,说实在的他觉得自己的姿态已经放得够低的了,当初选择抛弃他而走的人是冯蓁,可她再次看到自己时,一点歉意也没有,除了拿乔还是拿乔,萧谡即便再理智,也会受不了。

    而在冯蓁心里,则是萧谡说话太伤人心,道歉的诚意却又不足。何况还再次违背了她的意愿,虽说床上的事儿有时候玩个情趣,可一旦分寸没有掌握好,那就不是情趣了。

    冯蓁东西收拾得并不快,但其间萧谡一句话也没说,直到她直起身走到门边,拉开门,再转身关上门,萧谡也依旧没动,只是有些颓废地坐在沙发上。

    冯蓁眼看着门在自己面前合上,她不知道这会不会是最后一次跟萧谡之间产生纠缠。每一次离开的时候,都觉得是最后一次,可心里又觉得萧谡还会来找她。

    但是感情又经得起几次消耗呢?

    冯蓁坐在出租车上回自己家时,眼睛有些酸涩,却怎么也流不出泪来。她知道自己离开萧谡也能过得很好、很潇洒,可以追求自己的事业,一辈子充充实实地过下去。

    但是这种充实,是时间的充实。她的心却是荒凉一片。

    别人看电视、看书,总或有吉光片羽能打动人心,能为之激动、为之流泪。可是她的心却很难再有波动,像隔着玻璃幕墙一样,静静地看着墙内人的喜怒哀乐,怎么也融不进去。

    把自己修炼成钢筋铁壁,虽然足够强大,能抵御各种伤害,却也隔绝了各种柔软。柔软的肌肤会受伤,会流血,会痛得痉挛,却也能感受那最温柔的抚慰,最甜蜜的亲昵。

    冯蓁推开门,回到空荡荡的家。黑暗里没有人在期待她。

    这样的生活在萧谡转世之前,冯蓁觉得是理所当然的美好,可在萧谡出现之后,却好像是求而不得之后的退而其次的日子。

    冯蓁在黑暗里坐了一会儿,三问自己,“这是不是我想要的呢?”

    心底那个拼命让她回去找萧谡的声音,像魔鬼一样回荡在空空的屋子里,冯蓁站起来又坐下,坐下又站起来,自尊那关过不了,又怕萧谡嘲讽她。

    如此纠结再三,她还是重新换鞋出了门。

    只不过高档小区的门禁好出不好进,冯蓁在包里摸了摸,萧谡给她的门禁卡,她走的时候“忘记”还了,这会儿倒是方便了。

    电梯停到三十六楼,冯蓁走出电梯井,在萧谡的公寓门口来回走了好几遍,只觉得面红耳赤,打了至少三次退堂鼓,最终还是站定了。

    冯蓁抬手在耳边扇了扇风,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用金句安慰了一下自己:

    来都来了。

    冯蓁也没摁门铃,把手指搁在指纹锁上一刷,扭动门把手就开了。

    只是冯蓁想过各种情形,却没想到眼下这种场景。

    一个身材高挑的大美女双手正挂在萧谡的脖子上,听到开门声诧异地看向了门口,身体还没来得及往后退。

    冯蓁一看那距离,那架势,两人刚才显然正在接吻。

    萧谡看到冯蓁的刹那自然愣了神,慢了半拍才将大美女的手臂从他脖子上不慌不忙地拿下去。

    这种态度,如果不是没做亏心事,那就是没把冯蓁当回事儿。

    冯蓁没往后退也没转身就跑,而是在愣了片刻后便大步地气势汹汹地走向了两人,正要开口说话呢,却见萧谡的脸上起了一大片疹子,然后所有的话又都咽了回去。

    萧谡看向大美女道:“苏雨,你这下确认了吧?”

    苏雨跺跺脚,看向冯蓁,很想损她两句,但好像自己各方面也不占优势,只能鼻子喷气儿地跑了。

    萧谡这才看向冯蓁,冯蓁也扬着下巴傲娇地看向他。

    “你……”萧谡才开口,就被冯蓁打断。

    “我想过了,你要是每天赞我十遍美丽、青春、香香的、智商高,我可以考虑原谅你。”冯蓁道。

    “你刚才喷火的样子很美。”萧谡很上道地立即就开始了彩虹屁。

    “谁喷火啦?”冯蓁瞪了萧谡一眼。她看着萧谡脸上的疹子,又实在想笑。她发现萧谡还真的是气运之子,得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心理疾病,跟其他女人接吻之后居然一句话都不用解释,就平安过关了。真是让人莫名不爽。

    “你那疹子要多久才能消下去啊?”

    “一、两个小时吧。”萧谡道。

    “这么短?”冯蓁恨不能萧谡可以顶张麻子脸出门,“刚那是谁啊?”

    “世交家的女儿。那天公司的人看到你了,她以为我的厌女症好了。”萧谡道,“你那么聪明,后面的话就不用说了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