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穹顶之上 > 672.他们是不是谈恋爱了?

672.他们是不是谈恋爱了?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7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喂!喂,叫你呢,坡下那个,佩格粉色。”

    “是你吗?Peg Pink?”

    站在卡车旁,距离保持在六百米左右,温继飞抬了抬枪口,喊。

    两秒后,“听到了。”

    土坡下传来一声回应,然后,一撮粉毛,慢慢探出地面。

    出现在佩格芒特视线里的,除了温继飞,还有米拉,两把无尽狙击黑洞洞的枪口,都正瞄准他。

    佩格芒特不是很怕枪,他就是来抢枪的。

    不过,在被枪口瞄准的同时,他的两翼,溪流锋锐剩下的人,也已经开始远远包过来了。同时蔚蓝三支小队远远退开,避免被波及。

    这些其实都已经出现在佩格芒特的警戒内……他缓缓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

    “干嘛?”

    “我不能在这里伏击大尖吗?”

    “为什么要用枪口瞄准战友?”

    “啊,难道你们是奸细?大尖那边的?”

    溪流锋锐所有人:“……”

    “真想砍死他啊。”贺堂堂攥了攥手里的刀说。

    吴恤:“嗯。”

    “哦,原来是伏击大尖啊?那当然完全可以,就像我们也只是稍微警戒一下而已。”温继飞微笑说:“顺便想提醒你,Peg Pink,你离你的队伍已经有些远了,我想那些民众很需要你的保护。”

    “好像是的。”佩格芒特看着米拉和温继飞,看着他们手里的枪,眼珠子来回转了转,“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转身,“嗖!”

    佩格芒特就这么走了。

    要知道,他在此之前起码匍匐了两公里,才来到这里。

    溪流锋锐行动中的所有人停下来,茫然地,互相大眼瞪小眼。

    “所以他到底来干嘛?”

    “不知道。”

    “来找青子的吧?”

    “看着不像。”

    “那他……”

    “算了,管他呢。”

    议论声中,温继飞看着佩格芒特的身影最终消失在狙击镜里,收枪,转头向米拉小声说:“发现了吗?他好像对我们的枪很感兴趣。”

    “嗯。”米拉点一下头,刚才佩格芒特所有的动作表情,在狙击镜里都清清楚楚。

    “怎么他也用枪吗?他不是很强的超级?”贺堂堂凑上来问。

    “他应该不用,至少我没有听说过。”米拉摇了摇头,小声说:“不过他身边有一个人,我想应该是他,马克洛夫,在我还在华系亚服役的时候,他们叫他东欧罗巴枪神。”

    说完,包括米拉自己在内,在场几人就都明白了。

    但是明白不代表能做什么,他们不可能再让青子去做什么了,米拉回头,带着歉疚,看了韩青禹的方向。

    几天前,在第三固定探索地,当听说青子终于乘飞船回来了,手伤早已恢复的米拉,立即抱起“队长小姐”,激动跑去找他。

    韩青禹在铁甲里跟她说话,然后拿走了队长小姐,走进一间军帐。

    十几分钟后,军帐突然在一瞬间燃烧殆尽。

    然后,韩青禹挣扎着,艰难从地面上爬起来,把“队长小姐”交还给米拉。

    当场,米拉就差点哭了,“原来青子要燃烧自己,才能改造源能枪械。”

    …………

    一个生长着茂密灌木的小山包。

    佩格芒特轻轻一跃,出现在山包旁,招手说:“走了。”

    马克洛夫从山包后面跳下来,神情似乎有些遗憾,同时又有些轻松,微笑看了看佩格芒特。

    “因为是战友的关系,我最终还是决定坦诚的告诉他们我的来意。”佩格芒特摊了摊手,转过来看着马克洛夫说:“很可惜,他们知道你,并且认为你的枪法实在太烂了,不值得他们那样做。”

    “是……是么?”马克洛夫无力笑了一下。

    “当然,所以他们拒绝了。并且说服了我,放弃抢夺计划。他们真的表现得非常真诚,尤其是那位漂亮的米拉小姐,她眼睛都红了。所以,抱歉,马克,我真的没有办法在那样的情况下出手,强行抢夺。”

    “……”马克洛夫无奈抬手,示意了一下手上,从枪上拆解下来的狙击镜,说:“我现在真的特别后悔,刚刚竟然还担心过你。”

    他可是一名超级狙击手,所有一切,都在他的观察和判断之中。

    “上帝,你竟然担心?你根本不必担心啊。”被戳穿了,佩格芒特连半秒的尴尬都没有,直接说:“他们才不是我的对手,我只是思考了一下,不想在一个对抗大尖的战场上,和战友发生冲突而已。”

    “是么?那么你刚才,是不是跑得稍微有点太快了?”马克洛夫终于受不了了,决定扎回去。

    “有吗?”

    “有。”

    “只是正常稍快的速度而已,马克,因为我们离需要我们保护的人,已经太远了。”佩格芒特说完一把抓起马克洛夫,颂,狂奔而去。

    “青少校那个混账也在。”虽然没看到,但是佩格芒特很确定,他在那支队伍里,“不然,他们绝不可能在那个距离,察觉我的接近,并布置好防御。”

    …………

    终于消停里,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往哪儿去,溪流锋锐继续等在原地,想看看会不会再有大尖飞船过来。

    “话说,你们是怎么找来的啊?”秦国文和一堆1777的战友一起坐在地上,接过温继飞递来的烟,抬头好奇问了一句。

    所有人都抬头看向温继飞。

    “先是大尖群,然后他,这个混账,我们跟着他找来的,差点找丢。”温继飞伸手,指了指赵二柱,说:“王八蛋,老子和米拉在后面辛辛苦苦帮他狙大尖,他就埋头跑,看都不回头看一眼。”

    “啊?可是我没听到枪声啊!”在温继飞几个前辈面前,赵二柱还是不敢太嚣张的。

    “有一声,第一枪米拉小姐看到你在大尖群里,直接开了,帮你打开了缺口。然后因为距离太远,我们怕枪声引来更多大尖堵你,就装了消音。”温继飞假装郁闷,但是专门给赵二柱递了一根烟说:“可就是那样,你也应该察觉吧?你在前面跑,大尖在你后面唰唰倒地……”

    “呃,我没注意,嘿嘿,我就说怎么我跑几步,它们就不追了呢!”

    赵二柱话音刚落。

    “听到了没?听到了没?”劳简站起来,耀武扬威说:“我就说我当时听到枪响了,你们还都以为我是幻觉。”

    接着他转回来,直接问:“对了,青子呢?怎么没看到青子啊?”

    现场不光有1777的人在,温继飞想了想,觉得青子现在的情况特殊,还是不公开说的好。

    等一会儿再私下跟劳队几个说吧。他想着,给劳简递了一个眼神。

    “其实他来不来都一样。”一旁的小王爷走过来说:“在老窝呢,废了,因为吃了别人的东西转头就忘,所以废了,现在弱得跟只鸡似的。哦不,应该说跟鸡蛋似的,因为就算只是动弹一下,都得轻拿轻放。”

    他故意说得很大声,让韩青禹听见。

    怎么说呢,某些人在得到永生骨的前后,那种待人的态度,对比实在是太强烈和严重了,家明哥最近很郁闷。

    车队中心,韩青禹听见了,在铁甲下笑了笑,刚寻思自己好像是有点过分了,转头看见锈妹沉默走过来。

    因为刚才对民众说了那番话,可能曾经的回忆又起来了,锈妹的情绪看着有些低落。

    “十分偶然的温柔”技能发动,韩式铁甲伸手,拍了拍锈妹的铁脑瓜,能量稍放,打趣说:“怎么样,暖不暖?”

    “烫!”锈妹气鼓鼓转过来,砰砰也拍了两下他的铁脑壳,“现在知道在里面被拍头的感觉了吧?震死你个臭蛇。”

    “呵呵”,温柔瞬间消逝,能量再放,韩青禹开始报复,“烫死你。”

    “当!”锈妹低头,沉肩稍微往韩青禹胸口一撞,“敢?就你这小身板,小心姐姐稍微用点力,撞碎你。”

    劳简跟在温继飞后面呢,脚步突然停住,怔怔看着那两副幼稚的铁甲,小声木木地道:“你是说,那里面是青子?”

    “……嗯。”温继飞点头。

    “他们是不是谈恋爱了啊?”

    “啊?”

    “那两个铁皮人啊。”劳队长眯眼说:“我记得上次你们跟我说过,青子之所以死直,是因为他没有遇到同类,现在,因为他也变成了铁甲,所以找到同类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