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17biquge.com,最快更新农门贵女有点冷最新章节!

    自从元宵那晚从太子殿下的口中知道了些许朝廷动向,云萝就惦记上了回江南之事,连元宵灯会上的游玩都有些心不在焉。

    过了元宵,朝廷官员也都要开始上班了,卫漓如今仍在刑部,当着一个小小的刑部书令史,短时间内泰康帝没打算再给他挪位置。

    到了十八那一天,天使登门,果然送来了一封册封云萝为郡主的圣旨,封号安宁。

    送走天使之后,长公主捧着圣旨看了会儿,然后仔细的收起来放到了云萝的手上,笑眯眯的说道:“有了这个,同龄的贵女圈中就再没有身份比你更尊贵的,又有娘在后面给你撑腰,你便是想要横着走都行。”

    各家宗室王府之中倒是还有几位郡主,但她们并不比云萝与泰康帝来得更亲近,身份相等的情况下,圣眷浓厚,与当权者是否亲近便成了另一个彰显地位的标准。

    当今皇上至今没有公主,也没有亲兄弟,最亲近的便是如今的皇家宗正简亲王,简亲王的父亲与先帝是异母的亲兄弟,所以在今日之前,京城贵女中最有地位的便是简亲王府的安如郡主。

    云萝拿着这封圣旨,却只放了一小部分心思在这上面。

    明日进宫谢恩,她该怎么向皇帝舅舅提及跟随传旨的天使一起回江南?而在此之前,她也应该把这件事先跟娘和哥哥商量一下。

    长公主见她捧着圣旨并没有喜形于色,淡定得好像跟平常没甚区别,便问道:“浅儿可是不喜欢?”

    “没有。”身份的提升,地位的增高,谁会不喜欢?她想了下,便说道,“元宵那天,我听瑾儿说,之后还要派天使到江南去宣旨。”

    长公主愣了下,眼中有些恍然,不禁搂着她问道:“浅儿可是想念白水村的亲人了?”

    云萝也不掩饰,“确实有点想他们。”

    长公主搂着她沉默了一会儿,十分舍不得跟女儿分开,但她还是说道:“我轻易不能离京,这身子也禁不住长途跋涉,你哥哥又要开始在朝中走动,没以前那般自在了。你回去一趟也好,以往都是你哥哥每年到江南去陪老太太十天半个月的,以后就由你代劳了吧。”

    云萝从她怀里抬头看她,又伸手在她背上轻轻拍了几下,“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长公主莞尔,又变得有些娇娇气气的,轻哼着说道:“就算要去也不急在一时,要准备的东西可多着呢。”

    既然都定下了要回江南,云萝反倒也不着急了,只是让几个丫鬟给她一点点的收拾东西。

    次日,云萝进宫谢恩,也与皇帝舅舅说起了这件事。

    “浅儿想回江南?”泰康帝听闻之后十分惊讶,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坐在旁边的姐姐。

    长公主倒是淡定,喝了口水说道:“母亲一个人在江南,许久没看见我也有些不放心,以前都是逸之去探望她老人家的,现在逸之被你扔进了刑部,也没那么多空闲了,就让浅儿去吧,顺道还能去她长大的村子看看那边的亲人。反正你都是要派人去宣旨,不如就让浅儿当了这个天使吧,身份足够,对那边也熟,做什么都比别人容易。”

    云萝眼角一抽,她其实只是想蹭一下队伍而已,毕竟这个时代不同于几百上千年后,出门远行还是多些人比较安全。

    却没想到,公主娘竟然直接提议让她当天使,而皇帝舅舅竟然还是一副思考的模样!

    “也不是不行,不过时间得往后拖延一些。”泰康帝说,“浅儿要的牌匾还在工部赶制,大约需得十天半月的时间,而如今朝中最大的事情是三月的春闱,只剩一个多月了,不管文臣还是武将都忙得脚不沾地。听说江南那边有几个学子还是浅儿的熟识,你在这个时候离京可不是应有的待客之道,不如就等春闱放榜之后?”

    云萝痛快的点头,“好。”

    正好还能把好消息先一步带回去!

    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下来,不过暂时并没有对外宣扬,反正朝中百官如今都在为春闱忙碌,根本就没人在意一个好运的乡下人家的些许圣宠。

    不过从那个乡下出来的安宁郡主倒是值得多多关注。

    土豆和玉米在送进宫里之后就再没有出过幺蛾子了,那些想要毁去它们的人也没了动静,而被推出来的替罪羊阮贺一家都没有等到秋后,出了正月就直接拉出大牢给斩了。

    百姓们听说这位曾经的兵部侍郎竟是因为意图毁去新出的高产粮种,才会被皇上问罪抄斩,在行刑的那天纷纷涌到刑场,朝阮家人扔出了他们手里的臭鸡蛋、烂叶子。

    监斩官见百姓们扔得差不多了,才捂着鼻子走上了刑台,俯身在阮贺的面前轻声说道:“软大人,你回头看看,看看你的妻儿因为你受到了多大的折辱,你当真忍心他们因为你的一念之差走到绝路?”

    阮贺嘴唇蠕动,似乎想说什么,却等了半晌也没见他说出什么来。

    监斩官“啧”了一声,他也没抱阮贺会服软的希望,不过是想要最后努力一下罢了。

    这个年,这位曾经的阮侍郎过得可不大好,从刑部提审到大理寺,日日严刑拷打,他都没有松口说出什么来,真不知是被抓住了多大的把柄。

    监斩官侧头看了眼系着草绳跪在行刑台上的人,又看向到了这步田地仍不肯松口的阮贺,冷笑一声,转身下了行刑台,待到日上中天,令牌落地,“行刑!”

    日子进入二月,京城的大小客栈都已经被进京赶考的举子们挤满了,且还有更多的学子陆陆续续的赶到京城。

    京城里,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无数诗会、文会、茶会、游园会,大小酒楼茶馆中的生意爆棚,城内城外的各处风景点都随处可见穿着儒衫的学子举人。

    此时的云萝却在城郊的一座皇庄种土豆。

    皇庄不大,总共也不过百多亩田地,这是随着册封郡主的圣旨一起赏赐给云萝的,离京城很近,背靠大山位置也不错,土地肥沃,如今特意划出了几亩来种植新作物。

    经过一个冬季和正月的催芽,每一个土豆上面都长出了一个个的芽苞,长的那些足有成年人的一指长。

    云萝指挥着庄户将土豆按照芽的生长切块,拌上草木灰,先晾两天,然后再埋入土中。

    庄子上都是经验老到的老农,知道这东西去年已经在江南种过一茬,眼下手里的就是从江南送过来的,这让他们对新作物的怀疑都消失了,云萝让他们怎么做,他们就怎么做。

    虽然云萝其实也没多少经验,除了少少的一点从书上看来的知识,她自己动手种植的经验就只有去年在白水村的那一次而已。

    幸好这也不需要太精湛的技术,土豆这个东西,扔一个到泥土里面,如果不腐烂,等时间到了,它自己就会长出一窝来。

    “其实我也只种过一次,许多都是凭空想出来的,你们都是庄稼好手,之后更多的事情还要靠你们。”

    庄头正拿着把菜刀小心翼翼的切割着土豆,闻言连忙说道:“郡主太谦虚了,陛下都说了能种出这两样新的粮食来多亏了郡主您,我们都听您的吩咐,您说该咋做就咋做!”

    在院里切土豆的更多的却是妇人,平时一把菜刀舞得虎虎生风,现在却也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切坏了一颗芽,连说话的嗓门都没平常时候的响亮了。

    “我去年进城的时候听到城里人都在说这个土豆,稀稀拉拉的一亩地能种出五百多斤呢,这以后要是种得多了,岂不是再不用担心饿肚子了?”

    “也不知这土豆是个啥味儿,有人说味道不大好,有人却说好吃得很。”

    “那都是瞎说的,多稀罕的东西啊,连陛下都舍不得多吃,都省了下来做种子,有几个人有那福气尝过这个味儿?”

    “郡主之前说了,等这一茬种出来后,就挑出那些太小的、不能留种的分给咱尝尝味儿。哎呦喂,这可是城里人都吃不着的好东西,倒是要给我们先吃上了。”

    庄头却更在意另一样作物,“敢问郡主,那玉米要到何时耕种?”

    “等天气再暖一些。”她坐在太阳底下,看着最后的薄薄一层积雪也正在逐渐化成水滴从屋顶滚落下来,转头跟庄头说道,“具体什么时间我也不是很确定,但至少要等到没有霜冻才行。土豆埋在地下,天气冷点也无妨,玉米却是长在地上,遇上霜冻就被冻坏了。不过具体要如何还得你们自己慢慢摸索,今年种得迟一点,明年种得早一些,看看收成后的产量哪个高,不用着急马上就掌握最合适的耕种时节,这本来也不是能在一两年内就研究出来的事情。”

    可惜当年不曾专门学过农业方面的知识,只从课本和其他途径零星得到的信息,顶多只能做个参考作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农门贵女有点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诺诺宝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诺诺宝贝并收藏农门贵女有点冷最新章节